fgo国服周常任务:正能扶正,邪宜压邪—红色牧师.blog的博客—强国博客—人民网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思考网 时间:2020/06/02 04:09:48
正能扶正,邪宜压邪——谈谈如何对付和利用组织内的害群之马华中科技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现代领导科学与艺术研究中心主任陈海春      又是安徽省委主办的《决策》杂志向我约稿,从前年开始,这个杂志向我约稿数篇,如谈借调的、谈女性领导者的、谈魅力领导者的。有些文章还被别的杂志转用,转用后既有给我寄来样刊的,也有把我的工作单位写错的。我对于领导者的出身也很感兴趣,我发现,这些年来安徽籍的人当高级领导者的比例越来越高,细细数来,省部级以上的人着实不少。我在写《绩溪随想》中曾经对安徽人做了一个定义:聪明、勤快、有城府。听说,这个杂志每期要寄给安徽籍的高级领导,以扩大杂志的影响。就像原来安徽的“迎驾酒”没有多少人知道,现在上了中央电视台的顶级广告。不过以我的经验,领导者从来就是“见其所见,不见其所不见”,勤务员每年的工作之一就是“买废品”。我也没有指望他们看得到我的文章,但这一篇还是要写的。因为,约稿的主题是我非常关注的话题,那就是如何对付和利用组织内的害群之马。                                           ——题记 在管理学中有许多著名的定律,用来解释管理活动中出现的某些现象,这些定律言简意赅。我们今天谈的是“酒与污水”定律。这个定律表达这样一个意思:将一匙酒倒进一桶污水,得到的是一桶污水,而把一匙污水倒进一桶酒,得到的还是一桶污水。在现实中的任何组织里,都有这样的人,似乎他们的存在不是为了把事情搞好,而是为了把事情搞砸。他们的传染性之大,破坏力之强,常常令人瞠目结舌。这种人就是我们常说的“害群之马”。一、害群之马的特征在中国历史典籍里,不乏有对组织内害群之马特征的描述。在一典籍里如此写道:“夫军国之弊,有五害焉:一曰,结党相连,毁谮贤良;二曰,侈其衣服,异其冠带;三曰,虚垮妖术,诡言神道;四曰,专察是非,私以动众;五曰,伺候得失,阴结敌人。此所谓奸伪悖德之人,可远而不可亲也。” 将此话翻译为白话文,并结合现代的实际,我们发现:有五种人需要引起高度重视,他们是各级组织混乱的祸患之源。这五种人是:第一,结党营私,乱立山头,以派辨人、诋毁贤良的人;第二,起居奢华,荒淫无度,标新立异,哗众取宠的人;第三,言过其实,蛊惑人心,以讹传讹,混淆视听的人;第四,搬弄是非,贬人抬己,以权谋私,兴师动众的人;第五,利欲熏心,贪图便宜,以敌为友,暗中勾结的人。这五种虚伪奸诈、德行败坏的小人和恶人,对一般人而言,只能远离而不可亲近;而对领导者而言,躲是躲不掉,要有办法应对和利用。二、驭马之正术如何对付组织内的害群之马,是许多领导者想做好,但有苦于精力不足,经验不够的。其实,对付组织内部的小人和恶人,组织行为学和领导学中有许多办法,而且许多办法是拿得上台面的,属于正术一类。——循序渐进,给这些害群之马以必要的教育和处罚。奖惩是如何组织激励组织成员、维护组织秩序的必要手段。党政军民学,东西南北中,莫有例外。荀子在《正论》篇中曾说:“赏不当功,罚不当罪,不祥莫大焉。”一个高明的领导者最基本的素质,就是对那些有可能危及组织的不端之人和不端之事,有着起码的敏感,在他们没有拖垮组织之前,就果断地采取行动,将麻烦扼杀在摇篮之中。管理学中有所谓“渐进式罚则”,这是纠正违纪违规行为的系统方式。基本步骤是:非正式的口头警告,正式的面对面批评教育,正式的书面警告,留用察看处罚,停职反省处罚,开除或解雇处罚。沿着这六条思路做,往往会得到事半功倍的效果,也让被教育和处罚的人无话可说,可以达到扰动较小的效果。——现身说法,让害群之马成为我们的反面教员。“文革”中有一种十分残忍的做法,就是让某些那个时代认为的“害群之马”在大庭广众之下,用自己的现身说法“教育”同志们。用我们下放农村时公社书记的话来说,叫“政治上搞臭,经济上搞垮。”时钟总是不断向回摆的,几十年过去了,有些当年放弃的做法又重新捡了回来。比如,现在许多单位都要进行反腐倡廉教育,有时还要播放电视片。让我党的现职干部看看那些丢人现眼的人的“表演”,可以受到教育,可以得到反思,可以引起震撼。君不见,那些当年风流倜傥的人,坐在主席台上侃侃而谈的人,如今身着囚服,一把鼻涕,一把眼泪,说自己如何被组织上看中和提携,从边缘走到了中心,如何放弃思想改造,从中心又滑到了边缘,几乎人人相似,千篇一律。每次看到这样的片子,我回家吃饭都不舒服,这帮人一点骨气也没有,也没有看过小说《红岩》:当不了江姐,也可以做华子良,怎么就是一个莆志高?!——釜底抽薪,把这些害群之马剔除出去。这是最简单,也是最有效的办法。毛主席曾经说过,扫帚不到,灰尘照例不会自己跑掉。这里讲个小故事:话说远古时代,轩辕黄帝要到具茨山去寻找一位叫大隗的“完人”,向他请教治理天下的良策。出发前,黄帝请了一些很有经验的人做向导和随从。可是,当他们行至襄城郊外时,还是迷了路,绕来绕去总是找不到出路。此一行人正万分着急的时候,看见空旷的野地里有个牧马的男孩,黄帝就赶快过去问他:“你知道去具茨山的方向吗?”男孩说:“当然知道。”黄帝心中大喜,连忙又问:“那你知道大隗住在什么地方吗?”男孩看了看黄帝说:“知道。我什么都知道。”黄帝见他果然聪明伶俐,于是逗他说:“你的口气真大,既然什么都知道,那我问问你,如何治理天下,你知道吗?”男孩爽快地回答说:“那有什么难的。”说完男孩却跳上马背要走开。黄帝拉住男孩再问,于是男孩回答说:“治理天下,与牧马相比有什么不同吗?只不过是要把危害马群的坏马驱逐出去而已。”男孩说完,骑马离去。黄帝听了叩头至地行了大礼,口称“天师”而退去。这就是“害群之马”成语的来历。三、驭马之邪术我常说,高明的领导者要懂得亦正亦邪的道理,具有亦正亦邪的本事。不正扶不了正,不邪压不住邪。当然这里所说的“邪”是打引号的,魔高一尺,道高一丈。我们现在有些首长正有余而邪不足,道有余术不足。你才说在任期内要解决什么问题,马上就有人搞出点问题给你看看。你要拿不出点办法,久而久之,别人也就不怕了。《金瓶梅词话》有一个句子:“嫩草怕霜霜怕日,恶人自有恶人磨。”姑息养奸,后患无穷,我们不妨做一下恶人。——引蛇出洞,让那些惹是生非的人成为被打的靶子。你不是好事之徒吗,那么干脆让你表演得更加充分一点。百密必有一疏,久而久之,人们就会发现你的毛病,发现你的不足。这就叫“阳谋”,而且也不怕你说老子搞阴谋。因为真理和正义在我们一边,得道多助,失道寡助。何况你这种人往往是吹毛求疵的人,是有意与大多数人的观点或做法背道而驰的人,你评价对方不是以客观的标准,而是愿意反着来,即使是实际上赞同也会提出反对意见。因此,人们也就把你这种人看成是浪费自己时间的人,也就不会把你当一回事。此外,你这种人也不可能不露出马脚,也不可能不倒霉。当你倒霉之时,你用于别人的招数,就会被别人自觉不自觉地用于到你的身上。这就是我们常说的“遭报应”:不是不报,时机未到;时机一到,全都要报。——李代桃僵,让那些惹是生非的人替我们背黑锅。这里讲一个小故事,话说日本的古都奈良,每年4月以后,以其古老的名胜,现代的设施,摇曳的樱花,吸引着世界各国的游客。与之同来的还有冬去春来的燕子,它们在宾馆的屋檐下筑巢栖息,繁衍后代,这成为陪衬良好人文景观的一道自然景观。可是,这些招人喜爱的小燕子却有一个坏毛病:随地大小便。这既让游客讨嫌,也增加了清理的成本,宾馆的老板头痛不已。一日,奈良饭店的老板接待了台湾的一个旅行团,偶尔听到了一个中国的成语:“李代桃僵”,经请教得知大意为代人受过。眉头一动,计上心来,他以小燕子的名义写了一个“安民告示”:“女士们,先生们:我们是刚从南方赶来到这里陪伴你们过春天的小燕子,没有征得主人的同意,在这儿筑了窝,还要生儿育女,我们的小宝贝年幼无知很不懂事,我们的习惯也不很好,常常弄脏你们的玻璃和走廊,使你们不愉快,我们很过意不去,请女士们、先生们多多原谅。还有一件事恳求女士们和先生们,请你们千万不要埋怨服务员小姐,她们是很辛苦的,只是擦不胜擦,这完全是我们的过错,请你们稍等一会儿,她们就来。你们的朋友:小燕子。”游人看后,哈哈大笑,怨气消融。——反向思维,让那些惹是生非的人给我们当向导。一般而言,组织内惹是生非的人当然是很讨嫌的,但是仔细想一想,他们也不是一无所是。这样的人往往性格古怪,好说怪话、好发牢骚、脾气暴躁,这些人粗略看起来不好打交道,但是“不入虎穴,焉得虎子。”他们有的东西恰好是常人所没有的。比如,他们往往是非常敏感的人,他们对组织的不足和首长的不足有时真的看得很准。又如,他们的抱怨之处恰恰是组织内需要变革的地方,如果人们真的听见去他们的意见,的确可以提高组织内决策的质量。再如,那些唱对台戏的人,要么是有点本事,要么是敢于表达,有时善待这些人至少让外人看来你是非常大度的。最后,即便是对待那些有怪癖行为的人,也不是一点办法都没有的,其基本套路是既要不屈从他们的需求,也要宽容和理解他们。总而言之,对付和利用组织内的害群之马,显示了领导者的能力,提高了领导者的影响力,降低了组织运行的成本,是一件可为和必为之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