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其实并不可怕:凡事皆有度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思考网 时间:2020/04/06 07:34:03

凡事皆有度

    不说酒,先说水。

水是生命之源。在人们的想象中,流经身体的水越多,对身体就越好;而大夫也常劝人多饮水。可是,在英国北威尔斯郡的兰迪德诺市,有一个名叫戴维斯的32岁男子,却因饮水过量,导致水中毒丧命。病理学家韦迪说,戴维斯入院时已陷入昏迷状态,院方替他进行脑部扫描,发现他的脑组织肿胀,而血液化验结果亦显示血液被稀释,断定他是死于水中毒。

戴维斯并不是死于过量饮水的第一人。曾经有一名64岁的英国老妇,因狂饮了数十杯水,导致急性水中毒而死。医生解剖时发现她有低钠血症,即,血中的钠浓度明显低于正常。

再说酒。

就在去年10月,肥城市有一农民展某,和父亲、叔叔三人一起,送妹妹成婚。在婚宴上,他们从中午12点开喝,一直喝到下午6点。帮忙的司机因为还有别的事情,久等不耐,就按响喇叭催促他们。展某听到了,大怒,借着酒劲骂了一通;其父也摔坏了杯盘等物,三人一起,对司机一顿拳打脚踢,还踹坏了另一辆车的油箱。

最终,展某等人因寻衅滋事,受到行政拘留处罚。本是亲人的大喜之日,也被搅得一塌糊涂。

错误何在?不在水,不在酒,而在人。凡事皆有度,无度则可能害己害人。

宋代画家米芾爱洁成癖,就算从别人手中接过一张名片,也要立马反复洗手,后来终因把祭服上的藻焰纹图洗得褪了色,而遭到贬谪。最不靠谱的,是米芾的洁癖,居然放在了对女婿的挑选上。当时,上门求婚的人当中,有一个南京人,名叫段拂,字去尘。米芾未见其人,先爱其名:既拂矣,又去尘,真吾婿也!竟然不管三七二十一,就马上把女儿许配给了此人。

酒,不是不可喝,但贪杯就不可取,它不仅伤身,伤心,伤情,更可以闹事,误事,出事。比酒后伤人更可怕的事例,在我们四周屡见不鲜。苏东坡有一首诗,专论酒色财气四个字:饮酒不醉最为高,见色不迷是英豪。世财不义切莫取,和气忍让祸自消。说的,正是一个“度”字。

什么是度?驾车不可超速,是度;工作不可过劳,是度;吃饭不可太饱,是度;玩乐不可沉溺,是度;富贵不可骄奢,是度;成功不可跋扈,是度;得意不过喜,失意不过悲,都是度。

伟大的使徒保罗在写给哥林多教会的信中说,凡事都可行,但不都有益处;凡事都可行,但不都造就人。(哥林多前书10:23)度是筛眼,决定着我们的取舍;度是尺子,衡量着我们的对错;度是缰绳,一收一放之间,把握着我们前行的方向与速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