尖锐疣容易出血吗:什么是巫,什么是医,什么是道医 - Qzone日志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思考网 时间:2020/03/31 15:39:54

什么是巫,什么是医,什么是道医

你知道‘医’这个字在早期的一种写法吗?它左边是一个巫字,右边是一个医字。医本身就有‘巫’的意思。巫这个字我们现在把它贬义化了,‘巫’实际上指的是有特殊本事的一种人。在中国巫师等于天师啊,中国最早的时候巫师是天官的意思,沟通天地的。我们看这个字,上面一横代表天,下面一横代表地,之间连通天地的是左右两个人。他们是天人之师,称为巫师,国师的意思。曾经一度皇帝的师傅为巫师。现在有很多词汇与它原来的意思都不大一样了,像‘罄竹难书’,它原来是一个中性词,后来就比较多的用来形容不好的东西,比如说一个人的罪恶,用罄竹难书来形容,而说一个人的好,不会说他罄竹难书。由于这个词在某一个时代总是和一些罪恶联系在一起,它就变得有时代属性了。你们去查找一下中国唐代以前对巫的称谓,那都是天人之师,它本身讲的就是人与天、地之间的连通。这个人不是一般的人。以前的天人之师都是会治病的,他们与道都是相关的。有名的道士和方士有扁鹊,华佗,他们也都是有名的医生,还有葛洪,孙思邈,也都是道士。”­

­就修炼而言,一般医学院,一个医生的培养,西医一般是五年,中医有短到三年,长到八年的,但是道医就不是这样了,除了知识的掌握,更重要的是自身的修炼,那都得十多年以上,还要看自身的潜质与能力。从看病的角度,一个医院的医生,一天看几十个病人是常事,他累的是手,不断的写病历,写药方,而一个好的道医,一天顶多只能治五个人,因为给病人治病的‘药’,在道医自己的身体里里面,他需要时间,把自己体内的‘良药’,输送给他救治的病人,然后还需要花时间把自己身体因此吸引来的病气排除掉,再练功把输送掉的好东西‘补’回来,使自己重新成为好身体。你们看看这个成本,是轻易想普及就能够普及的吗?所以我们建议每个人自己的修炼,自己的身体是自己最好的良药,其他的外在介入——说实话大家都知道,是药三分毒。美食都有毒,只要入口的。但是修炼就完全不一样了。”­

­对于一个年老体弱的人来说,如果吃药有效,那就吃药。但是,对于我们人身体而言,药事最下品的东西了,是你自身的生命体已经没有能力依靠自己来救治自己了。­

­中医、中药,也都是出自于道医。像五行的观念与用法,金木水火土,心肝脾胃肾,五药入五性——意思是各种各样的药全部归纳为金木水火土,然后讲它的元精元气,等等学说,是道家在内修、外修的实践过程中实验出来的。中医和西医的最大区别是中医讲究整体观,而整体观念是道家的根本世界观,这个认识就不局限于人体的‘整体观’了,而是天人合一。”­

道家‘南华真经’里面庄子说的,‘天与人,一也’。这是最早对于天人合一的一个比较完整的阐述,它的意思就是天和人,是一个一致性的东西。那时我们还没有什么宇宙全息理论啊什么的。庄子在那个时代,是独与天地精髓相往来的。他远不知道我们现在会通过全息理论来叙说宇宙万物的关联性。”­

­天人合一在道家的理解中,它首先应该是天人本一,如果说天人合一,天和人我们把它合在一起,说明它还是两个东西,才需要去合;而天人本一,指的是他们本来就是一个东西,无非这本来是一个东西的事物,从两个方面去叙述它,天与人之间是可以相互感应的,这在另一个意义上又叫天人相感。”­

除了修行之中我们自已难以言说的体验,还有一些数字,能够借鉴我们的认识。看我们的人体小周天。我们全身一共有365个穴位,对应了我们的一年365天;我们的身体有12条经络,对应了我们一年的12个月;经络的交汇,我们有任督2脉,一阴一阳,对应了我们的一个白天,一个晚上;在任督2脉上,一共有52个穴位,对应了一年的52周。等等。我们的身体与我们的地球,我们的宇宙,与时间和空间,都是一致的。不要疑问——这个不是巧合,是扩大了的生命线,也是宇宙的缩影。在修炼中,通过了解我们人体自己,我们就能够认识宇宙。这样的一个真理运行了几千年了,而其中的一小小部分,才在现在我们的科学全息理论证实。所以,天人本一。”­

在庄子的表述还是天人本一,结果这句话流入到‘形而下为之器’,让后人感觉到好像它们是两样东西,却有共同的一些性质,所以我们需要去合。‘天人合一’,有点像‘存天理灭人欲’,是理学的一个修行功夫,是要使我们不断的去修正自己,以使自己和天理相合。”­

如果以朱熹文化来代表儒家的话,天人合一是今天我们看到的朱熹文化的实质,‘存天理灭人欲’是它的一个根本意思。这个意思是通过天人的感应,以我们自己的生命行为来修正。修身就是修正自己的行为,以和天理相融合。所以如果这样理解了,认为‘人天合一’了,把它作为我们修行的一种准则,那就意味完全不同了。而道家在这方面显得非常奔放,非常自然,我们认为人和天本来就是一回事,‘天性人也,人性机也’,我们认为天和人本来就是一回事,天和人本来就没有分开……”­

在道家的概念里面,一就是一切,一切就是一,万物都是一演化出来的,一代表了万事万物。而在宇宙万物中,人是宇宙最智慧、最全息的一个细胞。我们已经代表了天的所有的属性,我们就是它最大的一个表现物,而好、坏、是、非、对、错,是我们人,自己生出来的一个主观的认为。”­

上下左右谓之宇,古往今来谓之宙,它讲方位,讲属性,同时也讲时间,空间。我说的‘天’,还包含了宇宙的原发,这个天,指的是天道。道是宇宙生命的原动力,是宇宙生命发展的原点,是宇宙生命的本来面目。中国的文化就是围绕着这个产生出来的。人和天的相互对待关系,分别就是儒、释、道三家的用世之法,和用世的入脚处。在这里面,道家所谓的天人合一,实际上是道家把握了它本身的天人本一。”­

现在控制论的黑箱原理,正好可以把我们的道医治病原理翻译过去;当今的系统论,信息论,还有泛系理论,又正好可以把我们的内运动翻译过去;量子力学,质能互换的定律,还有混沌论,正好又能够把我们对宇宙对生命的描述翻译过去。当他们能够把我们的这些东西翻译过去的时候,他们觉得他们追寻已久的、刚刚开始用能量来描述生命的状况能量医学,原来早在四千多年以前在中国已经有了成型的体系。我们讨论过,目前西医沿用的,还是牛顿力学的知识。用量子医学,上个世纪成型的科学来植入医学体系,他们才刚刚开始,而在我们中国已经非常成型了。我并不贬低西医,西医在结构上的研究是非常伟大的,因为它解决了很多的问题。但是西医现在的水平只能在生命医学的水平上,只能从结构上和物质上接触生命状态,把人推进到细胞的程度上、分子的程度上去认知,无法进入人体医学的模式,无法从实验上把人体和动物分开。中国在四千多年前就建立了光辉的人体医学模式,三个字就解决了:精、气、神。我们‘精’之中的形,就是目前西医在研究的层面,从结构上去把握和认识生命状态。”­

­现在的医学都是通过两种渠道,通过化学的和物理的方式来介入我们的生命、改变我们生命的状态;而我们道医不是。我们是把握了我们生命内在的状态,靠内在的状况来调整我们的生命。就像,我所有的功夫都是内练出来的。从治病这个角度,西医,中医,和我们的目的都是一样的,都是为了将一个人由疾病态向健康状态转移。西医借助的是外力,用外在的东西介入我们的身体。而我们是通过内在,这是我们最大的不同。我们的通过内在,即是太极医学的奠基之座。并且,我们更加提倡的,是‘不治已病,治未病’,既是‘生命在于滋养’的传统中国人的概念。”­

一般来说,常规的东西力量太大了,无论是对生命的认识,生活的观念,还是生活的习惯,知识的认知,等等,人大多只有在极端的,无可奈何的情境之下,才有可能‘病急乱投医’,什么都愿意去了解,愿意去相信。那么从这样一个极端的角度来理解,病就是缘分。我们日常生活在各种观念、各种态度之中,实际上已经受到很多习惯、‘常识’的影响,有很多的习惯思维、惯性行为,我们自己也说不出这些习惯和常规是何时开始驻长在我们的内心的,是从哪里来的,但是我们无论做什么都是受这些习惯,观念、认为的影响。当我们依照惯性处理各种生命的现象,生活的平缓,湍急,我们甚至都不会去想,‘为什么我会这么说、这么认为’?‘为什么我这么做?’,好像本来就应该这样。这‘本来就应该’实际上就是我们一个很大的误区。”­

“治病用药很正常,但是我要让你们知道的是道家对人的认识:人是可以不吃药的,因为,我反复说了,最好的药是你们自己。”­

“需要他亲自经历过一些什么,才具有真正的说服力。但是完全无动于衷的人还是少,将信将疑的更多。我的使命,就是以我的知识,经历,和修行,让更多的人能够尽量地了解。让我非常感动的一次是我在德国讲学,也教他们练习这种功夫,在翻译的帮助下,尽量给他们讲一些我们中国传统文化的认知。­

“有一天我教功教到中途突然来人接我,要我去处理一件急事。大家练功练到了一半,翻译也要和我一起去。没有办法,我只好选了其中一个略微练过这个功的德国人,来给大家带功。我出去了将近半个小时,当我回来推开门的时候,一瞬间我自己都惊住了,一屋子的人,都是金发碧眼的外国人,在两个也是金发碧眼的外国人的带领下,喊着德语的口令,认真练习者我们中国人的功夫。我听不懂他们口令,但是从动作上我知道这是我们的导引术。那一瞬间太具有冲击力了。我想起我师傅最大的心愿就是要把我们中国的道教文化带到全世界去,走向全球。这么多年我经常在海外讲学,但是都是我教外国人练功,或者我的学生带领他们练功,都是我们中国人的中国语言口令,而在那一瞬间,是德国人在教德国人了,我们的道文化,好像真的已经国际化了。我一时感动得热泪盈眶。德国人和英国人是欧洲最保守的,他们是很理性的,如果我传播的知识不足以打动他们,他们依照我所说,在练习的东西对他们没有一点真正好的感受,他们不可能依照我说的做,不可能花费这么些时间来‘试试’。他们更喜欢去野外,泡咖啡馆,酒吧,去健身。而当时和我们一起练功的好几位,都是德国的医学博士。那真是不可想像的。我并不惊讶于这些掌握了当代科学知识的医学博士们也认可我们东方的智慧,我震惊的是我们这么古老、传统的文化终于传播到了这些金发碧眼的人中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