疼痒集团是什么:“小偷反腐”的喜剧和强人落马的悲剧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思考网 时间:2020/04/05 14:03:43

  如果不是家中被劫匪造访,山西焦煤集团董事长白培中也许不会落马。2011年11月12日,白培中家中被盗,案发10小时后盗匪被捉。有知情人士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透露,实际失窃金额超过1000万,但并未达到网上传言的5000万之多。

  白培中被查之所以进入公众视野,很大程度上是由于其落马的戏剧性。白家所在小区的两名保安处心积虑地要对富户下手,拿着假身份证当了保安。两人经常热情地帮助业主搬东西,最终选定白培中家作为行窃目标。他们控制了白家保姆,花了5个小时翻找财物,得手后驾着白家的车从容离去。他们甚至连车牌都懒得换,因为他们坚信自己拿的是不义之财,白家绝对不敢声张。然而人算不如天算,案子还是很快就破了。这一下,拔出萝卜带出泥,白培中的巨额财产再也无法隐匿。

  这起峰回路转的案件,给近年来屡屡曝光的“小偷反腐”现象添加了新的注脚。公众一方面觉得好笑,这么一个气焰熏天的贪官竟然栽在了小毛贼手里;另一方面也会觉得迷惑,为什么贪官的劣迹不是由正当渠道查获的,而是被偶发事件引爆的?试想,两个文化程度不高的以保安为业的年轻人,仅仅是通过外围观察了解就能确定白家有着远超合法收入的财产,为什么专司其职的纪检、反贪部门却对此懵然无知?之前有报道说,2008年以来,山西省在焦煤领域反腐力度加大,到2010年底即已查办案件2185件,清缴各类违法违纪违规资金304.14亿元。那为什么在如此强力的反腐风暴中,白培中安之若素、八风不动?甚至还有消息说,白培中的工作能力深得上级领导肯定,即将升任副省长。不管是在日常工作中还是在职位升迁前,领导干部都要接受诸多考察和监督程序的检验,白培中为什么总能通过考评、不断升官?反腐败的最高境界是先知先觉、防患未然,可为什么现实中往往是后知后觉、被动以对?所有这些问题都是值得深思的。

  从目前已有的报道来看,白培中落马同他独揽大权的工作作风分不开。虽然民主集中制是党的根本组织制度和领导制度,但现实中往往演变为位高权重的一把手的一言堂。白培中作为山西最大国企的董事长,作风强势,说一不二。这一方面为他强力推进煤炭资源的整合创造了条件,焦煤集团的生产和经营指标大有提升,另一方面也把自己置入无人监管的高危地带。他掌握着重要岗位的人事权,煤炭资源的分配权和定价权,矿井设备升级和信息化改造的采购权,以及兼并小煤矿的决策权,如此多而重的权力集于一身,又缺乏有效的监督和制衡,也就意味着巨大寻租空间摆在面前,唾手可得的厚利每时每刻都在招手。如同那些身在局中难以自持的足协官员一样,白培中看来也没能经受住金钱的诱惑。

  强人主政是把双刃剑,既可以雷厉风行地创造业绩,也可以像失控的列车般走向自我毁灭。从过往“能吏”落马的诸多案例来看,他们往往横跨两条道,既留下了煌煌功业,也留下了令人扼腕的悲剧。因而,越是处在重要岗位的人,就越是应该通过制度设计对他们套以笼头、导以航向、施以匡正,让他们奔跑在正确的道路上。不管是为国家和人民的利益计,还是出于对领导干部本人的负责,这都是必须做好的事。

                ----原载2012年1月6日《北京青年报》A2版  评论员:李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