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pv检查当天能出结果吗:张尚武:一个无辜和无知的人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思考网 时间:2020/04/06 06:55:21

张尚武:一个无辜和无知的人   

2012-01-05 22:12:5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张尚武  体制  炒作   |字号 订阅

 

 

 

  正如当年我们想不到芙蓉可以成功瘦身,想不到罗玉凤竟能扎根大洋彼岸,我们同样想不到张尚武真的可以做老板,但在一个怪诞的时代,一切皆有可能。当然,所有的可能,都源于他们是某一年度的网络红人。

张尚武,这个2011年的网络热门词汇,如今的头衔是尚武辉煌科技公司的总经理。此时,距离他在王府井地铁站摆摊卖艺仅过去半年,距离他“愤然”辞去陈光标公司慈善副部长只有三个月,但在这短短的半年时间里,张尚武的人生仿佛完成了一次完美的托马斯全旋。

这样的事实,或会让陈一冰,还有几个月前在网络上骂体操队和举国体制的人群感觉尴尬,因为一定程度上,他们都当了张尚武的垫脚石。所谓成功炒作,大抵如此。

和芙蓉姐姐与罗小姐从一开始就目的明确地以挑战“审丑”极限的方式亮相不同,张尚武是以占据道德制高点的模式浮出水面的,或许正是这样的落差,才导致那篇名为“张老板变形记”的报道被全国媒体大范围复制。

但尽管如此,我还是觉得写作者过于霸道的春秋笔法有欠厚道,毕竟与芙蓉姐姐和凤姐的主动炒作不同,至少从目前的公开报道来看,除了回京之后主动联络媒体,张尚武一直是被动的。我甚至愿意相信,他自己也是一块垫脚石,一块他幕后团队(如果存在的话),或者无利不起早的商贾成功炒作的垫脚石。

在这场情景变幻莫测的网络大剧中,他一直在娱乐媒体和大众,从不曾伤害过任何人,除非你真的相信他和他的前老板的所谓真诚。至始至终,他只是一个严格按照别人预设剧本演出的演员,无论是顶着陈光标公司慈善副部长,还是目前张老板的光环,他都是一件被人操纵的玩偶。

但无辜并不能为他的无知救赎。所谓无知:他觉得“一千四百块”的定价是奇耻大辱,而五尺男儿拱猪牵羊沐猴而冠却甘之如饴,并引为自身价值实现。

他一再强调陈光标是因为“爱才”而给他开出高薪,当两名社会学者剥去“皇帝的新装”时,他会出离愤怒,并郁结于心,一月不绝;他似乎特别在意在新公司里的“话语权”,但却对顶着张总头衔,却毫无人事财政和经营决策权,只有陪酒担责擦屁股义务的事实漠视不见,并执着于侃侃而谈,说服记者,也说服自己去相信合伙人是看中了他“励志的人生”。但江主席早就教导过,这是典型的“太简单、太天真”。

半年前,舆论对体制的惯性恶意让他得以身披“体制之挑战者”圣衣,脚踏七彩祥云而来,网络给了他重生的机遇,但他特殊的家庭背景,所接受过的可以忽略不记的教育,以及可怜的社会经验,在遭遇到汹涌的网络推力之后,让他于自卑深处勃起霸蛮的自信。

不知是被狡猾的记者成功诱供,还是他自己愿意享受这样的幻觉,但不管怎样,这半年来,他越来越习惯以“明星”自居,像那位喜欢为全亚洲代言的主持人一样,他越来越喜欢将自己当成退役运动员的代表,甚至潜意识里希望扮演他们的救世主;与此同时,他理所当然地以为只要努力,他就应该拥有与李宁、姚明一样的人生。

他像一个十八岁的男孩一样,还沉浸于“想要做什么”的伟大理想,却做不到像一个二十八岁的男人一样,清醒自己“能够做什么和应该做什么”的残酷现实。

这是对他自己和许多草根网友信奉的所谓“自信”的彻底反动。事实上,一个在儿时成长的岁月中缺乏父母关爱,一个体制制造然后又抛离的人,在险恶的人间,在庞大如怪兽一般的都市里,何来自信?即使在他口中“最快乐的时刻”,即当年拿到大运会金牌之后,他所做的也是及时行乐,以金项链来武装自己。

他自卑,所以他享受前呼后拥的感觉,愿意在虚拟的舞台上倾情演绎,直把人生当戏,面对商人和媒体挖出的陷坑,也义无返顾地一个个跳进去,并且乐在其中。

如今,他是甲之偶像,乙之笑点,是舆论关注的焦点。但就像现在谁还去关心潇洒哥在哪里?不久的将来,张尚武一定也会被遗忘。如今,张尚武满心相信他做的是保健品生意,但他终会明白,枕头其实就是床上用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