醋酸脂 治理头痛:漫行西欧—高迪不和谐的巴塞罗那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思考网 时间:2020/04/05 14:20:58

漫行西欧—高迪不和谐的巴塞罗那

(2011-11-18 10:21:24)转载


巴塞罗纳之所以给人以热情洋溢的感觉,和其充满了热情和设计感的城市元素不无关系,激烈的色彩搭配,繁多的甚至有些多余的装饰元素是这座城市带给所有人的第一视觉感受。这一切都源于新艺术运动的渲染,与加泰罗尼亚民族突出的民族主义特色。而影响并最终确立了巴塞罗那这种现代主义风格的众多艺术家中,“安东尼·高迪·科尔内特”是最有名的一位,他用自己的作品诠释了艺术对一个民族和城市能产生的最大程度的影响,并且独享了世界文化遗产的 殊荣。


高迪生活在19,20世纪交汇时期,那是一个现代主义思潮萌芽的年代,西班牙的“新艺术运动”就在这个时候将巴塞罗那的市容和城市气质雕琢成了今天的样子。他最伟大的不朽的作品无疑就是1882年开工,直到今天都没有完工的“神 圣家族教堂” (TEMPLE EXPIATORI DE LA SAGRADA FAMILIA),也就 是“圣家堂”。

当你通过拥挤嘈杂的巴塞罗那街道,穿过教堂两侧的花园来到教堂跟前的时候, 我敢说任何人都会有一种异样的感觉。如果你没有看到过圣家堂,你会无法完全领悟“加泰罗尼亚现代主义”的特点,因为这座巨大的教堂充满了惊人的细节与不同于任何现有著名教堂的建筑风格。    



不同于巴黎圣母院或米兰多姆大教堂般只有一个主要立面,圣家堂有三个不同的立面,分别是“诞生立面”“受难立面”“荣耀立面”,象征着耶稣一生所经历的过程。圣家堂不光在立面上做了近乎疯狂的创新,在塔楼的设计上也体现处高迪本人的完美主义情节。整个教堂拥有18座高塔,3个立面上分别有4座钟塔来代表耶稣的12门徒,而位于中央高达170米的塔楼则象征着耶稣本人,其他5 座塔楼则象征了圣母和4位福音书作者,这种全面的象征让圣家堂的设计显得完全不计成本(其他多高塔的教堂大多不会把这么多象征性的元素设计到100 多米高的巨塔形态)。      



我们可以感觉到高迪在极力的扩充承载设计元素的画布,尽可能多的立面,尽可能多的高塔,尽可能多的墙面,这样就可以有更多的空间和位置可以安装浮雕,甚至于把《圣经》中的事迹全都搬到圣家堂的墙面上来。事实上这正是高迪的意图,他正是希望通过这种毫无遗漏的展示,使得圣家堂本身就成为一本立体的圣经立体书。       
 
圣家堂的三个立面的风格并不相同,其最让人凝息的是还“诞生立面”。比起“受难立面”简约冰冷,充满现代主义弧线风格,“诞生立面”在雕刻风格上更加传统, 但大量使用自然元素,比如鸽子,各种植物与人物的写实描绘,让人更能感觉到这座教堂的历史厚重感。但与众不同的是这些元素所组成的整体效果却是让人过目难忘的,整个立面给人一种不稳定感,或者说是流动与融化的感觉。   





      说到这里,就得提一下高迪的设计思想。首先,高迪认为直线是非自然与刻意人为的存在,而只有曲线才是富有生命的,才是可以代表大自然塑造出的现实世界的,用他自己的话来说“直线属于人类,曲线属于上帝。”。高迪一生都在实践曲线在设计中的应用,他的作品基本找不到直线,这种宗旨使得其作品尤其富有流动与动感的感觉。眼前的圣家堂便是他这一风格的最好典范。他的第二个设计宗旨是接近或模拟自然,使得他的作品充斥着花草花纹与浮雕,动物的形象也经常以抽象方式呈现在墙面上。      



他的执着甚至是偏执都完全雕刻在了这座教堂上,当夜晚来临时,圣家堂会显得格外神秘与雄伟。坐在马路对面的小水塘边,你可以想象一下终生未婚的高迪是如何在40多年间设计这复杂甚至纠结的教堂结构,或许还会感慨高迪最终因为在圣家堂工地前遭遇交通事故身亡的不幸结局。    





巴塞罗那政府无疑会把这座教堂完成,它持续100多年的修建过程不可避免的在它斑驳的砖墙上刻下了不同时代的印记。我想以越来越先进的科技来说,这座教堂早就可以修好了,或许世人就是成心放慢修筑的速度,用来延续高迪的思路,他曾经在别人问他为什么教堂久久不能完工时回答到“我的客户并不急”, 而高迪的客户无非就是“天主”。

设计师无法在没有客户的情况下实践自己的尝试,高迪的时代无疑是艺术家相对幸运的时期。除了圣家堂这种由宗教团体和相关人士资助的项目外,高迪还为许多私人客户缔造了私人住宅、公园等等,而这些建筑现在都可以用来代表巴塞 罗那。

“米拉之家”就是这些私人建筑中最为出名的一处,这座显眼的建筑位于巴塞罗 那最宽阔的大街—“格拉西亚大街”(Passeig de Gràcia)上。这座私人公寓 是高迪设计的最后一所私人住宅,所以设计风格最为成熟完整,细节处理最完美,是领略高迪常规建筑风范的最佳选择。又因为高迪的“之家”系列参观门票都价格不菲,个人认为只参观这一个就足够了。     




米拉之家的结构模拟沙丘的流线型,形态极尽流动性,并且建筑本身具有独特的承重结构,使得建筑的全部重量都由柱子来承担,墙面则可以大胆的使用各种无法承重的材料与设计方式,包括使用全副的落地窗这种在当时并不多见的设计方式。    



米拉之家总共有6楼,除了2楼以外都是出租的公寓,这里多亏了高迪的承重设计,使得所有隔板墙体都可以任意改变,使得每层楼的房间分布都完全不同。这也难得的体现了高迪设计的实用性,与设计这栋公寓时成熟丰富的设计经验。     







这里的楼顶天台与拱顶内部都可以参观,个人认为其天台设计实用性甚小,窄小的台阶让来回活动具有一定的风险,而且整个黄白色调也让本来就很晒的地中海艳阳更加夺命。不过这里恰恰延续了高迪户外作品的特点,烟囱与通风口都被设计成后现代雕塑般的有趣形态,使得屋顶看起来像是会自己活动改变的感觉。      









参观完米拉之家,如果你脚力不错,可以一直沿着格拉西亚大街走上几个街区, 就会来到米拉之家的前身“巴特略之家”(Casa Batlló),这里与米拉之家的主要区别是外墙和玻璃上有更多的色彩与装饰,让人感觉异常华丽与具有异域风情,我想这些风格的差别大概取决于客户的个人喜好吧。      



果注意观察一下,你会发现这里的建筑不光这一栋是明显的现代主义作品, 事实上他旁边的“阿马特耶之家”“莫雷拉之家”都是著名的现代主义建筑作品, 只不过都是出自不同设计师之手,这种惊人的组合说明住在一栋现代主义的创新住宅中,在当年的巴塞罗那上层社会里是一件非常流行的事情。这个街区也由此被叫做“不和谐街区”。        



除了教堂与私人住宅之外,高迪还在这座城市留下一座永久性的景观园地,位于北部山坡上的“古埃尔公园”。通往古埃尔公园必然会经过一条笔直的上坡路,市政府并没有忍心让游客徒步走这近10分钟的路程而在路陡的地方安放了扶梯,走过这些扶梯就进入了公园的后门。伴随着一路的仙人掌森林风光,我来到一处鸟瞰全程的地方,远处密密麻麻的橘色房子和近处带有涂鸦的民居让人感到一种强烈的热带风情。        






一直沿着土路走,公园内景致并不值得称道,尤其是干旱的时期空中一直飘着土路上扬起的浮沉。当到达公园的核心地带时,给人的感受应该会因人而异, 我本人并不欣赏这座传奇公园的内容。公园的核心地带是带有艳丽马赛克拼接装饰的大型长廊,以及两座宛如童话中糖果小屋般形态的门房,长廊是巴塞罗那著名的景点之一,但面对暴晒的阳光更多的是无奈的感觉。      









古埃尔公园的历史远比其看起来要有意思,原本这里是高迪所期待建造的一个富人聚集小镇,然而这里的地理位置远离市中心,导致没有人对这里感兴趣, 因此他只好把精力集中在公共设施的建筑上。然而抱着对自己作品的执着,他独自搬进了自己努力打造的梦幻之城,也就是现在公园内可爱的粉红色高迪博物馆,并在那里渡过了自己生命的最后25年。     







在公园门口,有一个被当作巴塞罗那标志的巨型蜥蜴雕塑非常受游客欢迎,有太多的人想要爬上蜥蜴的背部合影留念,导致当局特意聘请了一位年迈的管理员监督游客的行为。当然,他看起来对这份工作表示相当的无奈。     







在我看来,古埃尔公园的建造并没有实现高迪预期的效果,而且无论从艺术还是世纪用途上,对于高迪来说都不是一个成功的作品。因此,我非常不同意舆论对于伟人的作品就一定伟大的通常论断,并且对这里充斥的溢美之词。我们不能要求一个作品广布在城市各处的高产艺术家每样作品都十全十美,这样的不足才正映衬了“圣家堂”等不朽名作的伟大与成功,而高迪的作品才真正像是他挚爱的弧线波浪元素一样有起有落,充斥着血肉与灵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