孕妇刚开始见红的图片:看薄熙来如何为“共同富裕”正名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思考网 时间:2020/06/02 04:01:21
看薄熙来如何为“共同富裕”正名 [ 我摘 ] 于2010-12-24 08:18:31 上帖 [ 发短信 ] [ 表状 ] 标签: 薄熙来  共同富裕 

 


司马平邦

12月19日、20日,重庆市委、市政府召开全市经济工作会议,重点是贯彻落实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精神,并部署2011年的主要经济工作。

2009年12月21日,薄熙来在重庆的全市经济工作会议上说过,“明年重庆会干得更好”,1年过去了,重庆是不是“干得更好”,有目共睹,有口皆碑,但这不只是关系到一个两个政治家个人的承诺,而是关系到3000多万老百姓的福祇。

在今年的重庆市经济工作会议上,薄熙来和黄奇帆的讲话被大部分媒体做成《薄熙来:城市需“要面子” 说咱“作秀”也无妨》的标题新闻,特别有意思的还有,明明是“熙奇配”两个的讲话,被媒体冠在薄熙来一个人的头上。

关于这次讲话的新闻于12月22日上午广为传播,有些媒体有用意已经很明显,因为薄熙来在讲话里说的“要面子”、“作秀”多是针对许多媒体对打黑唱红之后的重庆的扭曲评价,也多是针对他薄熙来个人的批评――但你细看看这篇讲话,该知道关于此,也只是“熙奇配”讲话中的一部分,是小小的一部分,却又被媒体们抓住(好不容易又抓到薄的一个小把柄),放大,而其讲话中更重要的部分,却在这个标题党统治的媒体时代被忽视掉了,尽管那些部分的内容有意思、有意义的多。

我相信,许多人只需看到这个标题就被激发起骂重庆的激情,但我劝他们还是冷静下来,把讲话内容看个大概再说。

就连官方供养的新华网也没有逃过这个规律,我看他们对薄熙来的曲解有时也挺给力的。

但“熙奇配”讲话中透露出来的,关于重庆2010年的工作业绩,或者其中会有“南方系媒体不宜”的内容,不过,劝其还是认真读读,没什么坏处。

薄熙来在讲话里说,直辖以来,历届市委、市政府“创业维艰,费尽移山心力”,在山高坡陡的环境中克服了难以想象的困难,为我们打下了重要的发展基础。这些年,市委又凝心聚力,政府敢作敢为、能为善为,人大不仅监督,而且行动,800政协委员面向40个区县助推发展,大家齐心协力,全市干部群众奋力拼搏,经济发展迈上了新台阶。讲GDP,2006年3907亿元,今年可达7800亿;财政收入则从318亿增至1000个亿;实际利用外资、对外投资、进出口等主要经济指标都是倍增的态势……

所谓的逆向思维,也叫求异思维,是对司空见惯的似乎已成定论的事物或观点反过来思考的一种思维方式,即“反其道而思之”,大家都朝着一个固定的思维方向思考问题时,你却独自朝相反的方向思索,其实,对于某些问题,尤其是一些特殊问题,从结论往回推,倒过来思考,从求解回到已知条件,反过去想或许会使问题简单化。

在薄熙来的这篇讲话里,全文充满了逆向思维的光彩,表明薄熙来、黄奇帆现在重庆施行的一部分的执政思路,或者算是30年以来中国改革开放思路的逆向思维式的修正,不,应该是延伸和补充。

有薄熙来的具体讲话内容为证:

其一,薄熙来说,有人认为,你总要先把经济搞上去,挣了钱才能改善民生吧!“蛋糕”做大了才能分“蛋糕”,这看似有理,其实行不通。因为“蛋糕”分得不公平,做“蛋糕”的人就没有积极性,这“蛋糕”就总也做不大。我们一定要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社会成果由人民共享,把“蛋糕”分得公平合理,这样,广大人民群众,特别是中低收入的老百姓,就会有一往无前的积极性。当百姓都能感到我们的政府是真心实意为他们服务的,大家就自然会紧密地团结起来,齐心协力去奋斗,“蛋糕”就会做大做好。

――在前些天我去重庆,在重庆的交巡警平台上看到一条对“为人民服务”这5个字的重庆式的英文解释:SERVE THE PEOPLE HEART AND SOUL――直译过来就是用心和灵魂为人民服务。薄熙来能大胆地的将邓小平当年提出的“让一部分先富起来”续写为“全体人民共同富裕”,并明确提出,在现阶段如果政府再不注重分配制度的公平合理,中国低收入老百姓将失去支持改革开放的积极性,这种逆向思维虽然逆了既往的思路,却实实在在顺了民意,值得赞佩。

他这句“这看似有理,其实行不通”已经坚决地将仍然弥漫在一些政府官员、主流经济学家、富人阶层的“惟发展才是硬道理”的思想判了死刑,更是值得所有人深思。

就着薄熙来的讲话,重庆市长黄奇帆在讲话中特别强调,明年起,重庆将在整体上探索收入分配制度改革,重点从5个层次探索推进:一是初次分配既要讲效率也要讲一定的公平,稳步提高居民工资性收入占GDP中的比重;二是二次分配更要讲公平,社会保障制度就是一种二次分配,要做好这方面的调节工作;三是加强财税调节;四是通过创造更多的就业机会,促进充分就业;五是积极发展城乡教育,让更多的人享受平等教育机会。

其二,重庆市将推动经济发展的动力有3个:投资、出口、消费。现在,“投资、出口”这两个动力发挥得比较充分,而“消费”这个动力还远远不够。原因何在?由于贫富差距拉大了――富人有钱,但日常消费有限,只能把钱存在银行里,花不出去;而穷人想消费却没钱。只有让困难群众提高消费能力,才能拉动内需,形成新的动力,推动经济的发展。实际上,改善民生,不仅是积德的善举,也是推动经济发展的动力。我们践行科学发展观,以人为本,不仅是政治立场问题,也是在推动发展,有重大的经济意义。这里边有个辩证法:一方面,挣得到钱,才有钱可花;另一方面,钱花得出去,才有挣钱的必要。如果钱都集中在富人手里,事实上花不出去,形不成最终消费,社会经济就很难健康地运转起来。

――只要当薄熙来、黄奇帆这样的政府高官们某一日认真站在老百姓(即穷人)的立场上看待一切问题的时候,这种对改革开放思想的逆向思维就有了非常现实的意义,而他将“缩小贫富差距――到提高穷人的消费能力――并将最终推高社会整体消费能力”这个链条打通之后,这种逆向的以穷人视角出发的政治视角又一下子获得了更大的先进性与合理性。

同时,薄熙来还在讲话中透露,重庆最近两年推出的“民生十条”,两年多将投入3000亿,受益群众2000多万,可以带动消费4000多亿,拉动GDP增长4到6个百分点,他得出的结论是改善民生的动力作用丝毫不逊于其它两驾“马车”,既能拉动经济发展,又能为百姓办好事。他说,重庆的“民生十条”体现“我党”为人民服务的根本宗旨,说实话,笔者本人是党员,但亦知道既能让穷人增收又能保障经济增长,这确如他所讲是“一举两得”,何乐而不为呢?

其三,薄熙来在这篇讲话里重点说到了“共同富裕”,并下定义道“共同富裕是关系到社会主义本质和方向的根本问题”,为此他举出邓小平在1985年的讲话作支撑:

社会主义的目的就是要全国人民共同富裕,不是两极分化。如果我们的政策导致两极分化,我们的改革就失败了。

又及,邓小平在1990年代初又指出过:

富裕起来以后财富怎样分配,解决这个问题比解决发展起来的问题还困难。

薄说,胡锦涛要求重庆加快建成城乡统筹发展的直辖市,在西部率先实现全面小康。什么是“统筹”?什么叫“率先”?拿总人口去除GDP和总收入,然后来个大平均,就走在前边了吗?那倒是简单省事,但这不叫“城乡统筹”,更不叫“全面小康”,里边会掩盖着两极分化。我理解,“314”总体部署必须落实在共同富裕上。我们的“两翼万元增收”工程就有个硬指标,要求95%以上的农户三年内家家增收万元,必须一家一户地算账,这才符合胡锦涛的要求。

邓小平和胡锦涛也这么说,你们还有什么说的?

薄的讲话里说,重庆市委三届八次全会曾提出,到2015年,重庆市的基尼系数要从0.42降到0.35,城乡收入差距从3.4比1缩小到2.5比1。而且这个“缩小”的着力点主要不是压低高收入,而是提高低收入;不是压低城市,而是提高农村。这都是硬碰硬的任务,如果实现了,那就是真正贯彻了科学发展观。

――如薄熙来这样大胆剖析,如黄奇帆这样大胆实践,直指大平均主义(单纯注重GDP发展)不是“城乡统筹”,更不叫“全面小康”,而且里边还会掩盖着两极分化――这样的共产党官儿说实话我觉得太少见了;而他所谓的重庆未来5年降低尼基系数的目的“不是压低高收入,而是提高低收入;不是压低城市,而是提高农村”更让人看到“熙奇配”之敢想人之不敢想,敢站主动向低收入者和农民阶层站队的勇气与诚意。

当然,未来,到2015年重庆市的尼基系数能不能从0.42降到0.35?城乡收入差距能不能从3.4比1缩小到2.5比1?还是未知之数,尤其值得热心的人们冷静观察,但我相信中国眼前确实已经到了一个迫在眉睫的时候,再没有“熙奇配”这样的官员出来动手,可能就来不及了。

其四,以下才是,“熙奇配”这次在重庆经济工作会议上讲话而被媒体曲解呈现出来的那一小部分内容,即:有人说我们搞城市环境改造是“作秀”,是“面子工程”。其实,一个城市要发展得好,就是得“要面子”,说咱“作秀”也无妨。

我很欣赏薄熙来对此颇具个性的归纳:一个人早上还得刮刮脸,吹吹头,涂点护肤霜,一个城市为大众共享,当然应该打扫得干干净净,打扮得漂漂亮亮,大家才能一上街就心旷神怡,神清气爽,城市也才能吸引四面八方的客人。新加坡有美好的城市环境,吸引了数千家跨国公司总部落户。重庆人也要有这个本领,把我们的家园建设好,管理好,越漂亮越好,不要去管那些七嘴八舌。

――或者薄在这段里说的只是间接回应某些媒体关于重庆“作秀”的小问题,但至少表明了他所领导下的重庆对那些七嘴八舌者的基本态度是“不要去管”,这种“不要去管”的态度当然不会只针对于如南方系媒体就事论事地对重庆政治提出的一个又一个的非议,也会有它们在关于重庆别的大事小情方面的非议。

在我看来,其实,对媒体非议的“不要去管”,你走你的我走我的,这也向来是中国人处世哲理中的一部分,或者并不符合某些知识分子们意淫的“媒体监督政府”的理念,但回头想想,现代的媒体来就该秉承自由和开放的精神,过度强调自己的正义性、监督性当然也是种偏执,大众的众目睽睽面前,无论是政府,还是媒体,其实都是在“做”。

其五,“熙奇配”的逆向思维还将开放这台“大马力发动机”进行了重新的性能改装,薄熙来在此又特别提出,重庆既要“引进来”,也要“走出去”,2010年,重庆市在海外投资50多亿美元,使全球资源为重庆所用,可喜可贺!

我很欣赏他的下面一段话:

在“走出去”方面,我们和沿海的同志站在同一条起跑线上,而海外的矿产、土地和高科技产业都有可能为我所用,关键是要打开视野,解放思想。“引进来”、“走出去”天高地广,明年还要继续努力,做好这篇“大文章”。

这是这种逆向思维方式或者在执政能力方面颇有建设性的地方,也多少解决了中国经济当前面临的整体性困难――过度的内向形态和过度的投资依赖,也许50多亿美元的海外投资并不算一个多么巨大数目,但我又想起中国政府现在砸在美国国债上的那上万亿美元的所谓海外投资,中国海外投资方式单一已是客观现实,不是早就有人说过,中国的外汇多了不拿来买美债还就不知做什么吗?

在这一点上,我觉得前有李书福(收购沃尔沃)、薄熙来真的比某些人的眼光要长远而犀利得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