里兹法与伽辽金法:醉念 · 我比秋风还瘦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思考网 时间:2020/01/21 04:23:38
        醉了,醉了,全然醉在了作者怅然所思的字里行间中。清风邀我心,浅浅素笔,搁纸上沙沙语响。酒不醉人人自醉,举杯送清风,醉心眸,眼中已然恋恋不舍。酝酿深情一汪,唯谁唇齿留香。飘零独奏,悲伤季节,漠然相视,心中有你我。推荐欣赏!问好作者!
----------编者按

傍晚的秋风轻弹着几年来独行的足音,我醉在自己温馨的提示里,好让纤弱的身体,在多年以后,去迎接上帝张设的酒宴……
年少醉心精微的手笔,在风云的极地之后,倒在一场梦的禁忌之中。个中滋味到底有多美,那堪小絮。只得于心湖边迎接心中热情的小舟把如诗的名与字泊在孤独的谢枕。秋风不尽人情,年月翻过的声音,徒留一地叹息。
过去偶然的醉意,在多少日子过后,爱影清晰,叠在杯底。我像一个迷路的酒子,受制于杯中的谜底,像错落时空的瘦魂,一张失血的脸,浪迹在这个秋天……
站在雅郡天台,旁边的CD萦绕着遥远的歌声,舒缓的旋律,唱吟着光景的姿势。倾听着风的经历,风的意境,生动着孩子般的短发,我却风化成一张薄薄的速写。我追寻风线,瘦比秋风,承载着夜色虚设的重量,呼吸着没有支撑的呼吸。
吸吮着风的细条,躺在清秋酥软的地,风轻轻掀动的外衣,扬起动人的扉页,眼神霎时竟融洽于傍晚的风景,可是多么熟悉,当呼吸比歌声动听,我醉在熟悉中找到自己,像怀着一首隽永的小诗取暖,潜伏在一个女人的净胸,寻找那片深情。不屑世俗的妖惑,完成寂寞如初的写意。
一扇框后面存有爱的信笺,当风吹落的晶莹倒映芳魂一缕,我偷偷地把它举到嘴边,携酒充饥,浓郁香甜!
我迷恋你的容颜,曾将圆满挂在阳台的花枝,期待再次绽放清芬。将爱与希望写进诗的意境,然如此渴念,只不过是无谓的一个战局,重逢于你失去太多的依据。花枝不再结满前尘的果实,白笺亦无法预见一个明媚的来期。
在无数醉意之夜,我忘却年龄和时间,哪怕已然有几年的白天恍惚,午夜失眠,独自编演着一段凄美而无声的电影。醉后吐过的内容,对你依然很模糊,而不会破译。
也许,有人将它拾起。
夜幕一次次垂天而降,当秋风捕捉我的窗影,谁想我秋夜的孤零,谁家的影子舒婉,又能穿透纱窗来,阅读我的心情?
我与红色燃烧的酒杯相视,相视成一个虔诚的信徒,我的笔沙沙作响,流走的每一个音符,即便你不解中意,都被自己颂得泪盈,或许,如此也可润双唇的干裂!
风和酒香,醉了拿不起手中的书,进入一种默想中,哪一段故事的清音,慰籍忧伤的心灵,转继又独自徘徊在小径,涌动着黎明的波光,或依在树下寻解,一条路,脚印蜿蜒着几多深浅。
晨风吹进疲惫的纤眸,在成熟的方寸间,默然行走,谁将共恋一片天地!
酒子分明把酒窖的好清好香,酝酿着永不干涸的深情,诗情分明含蕴着一场永恒的欢愉和一个不再分离的主题!
话语不需多,感觉才亲受,情深如我般的行客,都在凝望眼眸深处的秋水,吟咏风起的温柔?
当我独飘零,比秋风还瘦,共饮默契的人,是悲伤在收获季节中,默然相视的你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