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渲染怎么更加真实:亲历:德国警察遇到中国“愤青”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思考网 时间:2020/01/21 05:12:52

亲历:德国警察遇到中国“愤青”

2011年12月10日08:20 转载文章 我要参与(133)

曾经有这么一个笑话,一个美国人和一个苏联人吹牛。美国人说:“美国人最牛,因为我们可以在首都华盛顿随便骂美国总统”。苏联人听了不屑一顾地说:“这有什么?我们苏联人甚至可以在克里姆林宫骂你们美国总统,所以我们苏联人比你们更牛”。

和苏联人有些类似:不敢找中国警察的麻烦,只能想方设法拿德国警察出气。当然,也不可能无缘无故地去找麻烦,你要有合理的理由或把柄才可以。

功夫不负有心人。一次,带中国某城市政府代表团去德国访问,刚从飞机机舱出来就看见两个德国警察堵在门口(有些不寻常,因为一般没有这道程序)。从飞机出来进海关,通常,过完边防警察的例行检查就已经没有问题。但这次警察却要求旅客出示护照检查(这意味着必须出示两次护照)。后来发现,德国警察只检查黄种人,而让白种人直接走过去。

于是,便直接走上前并高声质问警察说:“为何你们只检查中国人,这种做法是种族歧视,我们表示抗议!”德国警察平静地解释:“对不起,我们接到消息,这个飞机里可能有偷渡的中国人,所以我们才奉命检查”。听完之后,顿时语塞,原来是中国人用脚投票:偷渡到欧洲投靠资本主义。

但自己却不想丢面子,依然不依不饶地讲理:“不管您什么理由,这样的行为都是种族歧视!”警察听后认真地回答:“抗议是您拥有的权利,如果您不同意我们的做法,您可以到法兰克福机场警察局申诉。他们的电话是XXXX。”听完这些,只能暗地里给自己一个台阶下:假装一副非抗议不可的样子,抗议什么?只能是理屈词穷。

如果这次抗议还有点合理性的话,另外一次简直就是无理取闹。一次,邀请岳母去德国,便在莱比锡移民局办一个访问邀请。批准文件上写:从某年某月某日到某年某月某日,为期6个月。但并没仔细看,以为是停留日期(其实是在这段时间可以随时入境德国)。

岳母在德国待满6个月后,机场送别的时,德国警察看了岳母的护照说:“这位游客因在德国非法居留3个月,您作为邀请人要负法律责任。”听后才知要被罚巨款。为了免于处罚,对德国警察理出诸多理由强辩:一、虽然邀请岳母,但并不是让她在这里住6个月的。二、岳母不懂德文,她怎么知道非法居留?三、你们的邀请批准也有问题:为什么不是通常三个月而是6个月?这会让人产生歧义。四、你们这么盘查一个70多岁的老人,让老人受到惊吓,吓唬老人就是侵犯人权!

德国警察听完这些无厘头的辩词无奈地说:“我们只有将您的意见转达给黑森州警察署,让他们来决定。”

三个月后,黑森州警察署的领导亲自写信:“您的意见有一定的道理,我们决定不再追究这件事情”。

从此之后,就再也没有和德国警察打过类似的交道,也不想再当愤青找德国警察的麻烦。不过,经过这些事,总结出一些与德国警察相处的经验:一、如果有充足的理由,只管理直气壮!二、只要有一点道理,你就有权向警察提出抗议。三、如果没有道理,赶紧想办法找理由,多找几条,可能其中一条会有用。四、如果你不是使用暴力,而只是停留在言论的范畴,德国警察就会手无足措。五、无论面对的是警察还是其他德国官员,你都有说话的地方和途径。六、面对警察,不必害怕,因为他们都是服务人员。

杨佩昌,从事欧洲经济政策与中欧贸易研究,是中国企业国际化的倡导者。

(责任编辑:张雅博)